谢庄

谢庄

谢混谢灵运谢庄谢朓与东晋南朝文学变迁-中国古代文学专业论文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7-04 04:18    关注度:

  该文档贡献者很忙,什么也没留下。

  内容提醒:扬州大学 硕士学位论文 运、谢庄、谢朓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姓名:徐明英 申请学位级别:硕士 专业:中国古代文学 指点教师:顾农 20040501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胱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 中文摘要 六朝文学的根基线索似乎是很清晰的:玄言诗风行东晋,“历载将百”,东晋 末,谢混的山川诗作首开风气,玄风方敛。至刘宋,“庄老告退,而山川方滋”, 谢灵运的诗歌以山川为主题。然而还带有玄言尾巴。降至齐梁,沈约提出声律理 论,诗人们据以写诗,平仄调谐之作始多。谢胱诗圆美可玩,只是“意锐才弱”, 殊为可惜。以上是当今学界对于六朝文学最为遍及的见地,本文对这些貌...

  文档格局:DOCX

  浏览次数:2

  上传日期:2018-05-11 02:44:27

  文档星级:

  扬州大学 硕士学位论文 运、谢庄、谢朓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姓名:徐明英 申请学位级别:硕士 专业:中国古代文学 指点教师:顾农 20040501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胱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 中文摘要 六朝文学的根基线索似乎是很清晰的:玄言诗风行东晋,“历载将百”,东晋 末,谢混的山川诗作首开风气,玄风方敛。至刘宋,“庄老告退,而山川方滋”, 谢灵运的诗歌以山川为主题。然而还带有玄言尾巴。降至齐梁,沈约提出声律理 论,诗人们据以写诗,平仄调谐之作始多。谢胱诗圆美可玩,只是“意锐才弱”, 殊为可惜。以上是当今学界对于六朝文学最为遍及的见地,本文对这些貌似靠得住 的结论从头思索,提出一系列全新的概念,在此根本上从头勾勒六朝,特别是晋、 宋、齐文学变化的脉络。 本文除“导论”外,次要分为四个部门: 一、“谢混与玄风初革”,前人在论及晋宋诗歌由玄言到山川的改变过程时, 多认为谢混是开风气之先的人物,今人更认定谢混是以其山川之作来进行这一变 革的。本文认为谢混是以他清爽浅畅的诗风消解了玄言风气,他的诗作中的山川 成份在变化玄言风气方面并没有阐扬凸起感化,并且在山川诗的成长史上,他也 并无开先之功。 二、“谢灵运与玄言诗的大盛”,谢灵运历来被认为是山川诗的开山祖师,本文在 亲近联系他的糊口布景、学养好尚的根本上,对这个问题从头加以思虑,认为: 谢灵运仍然在写他的玄言诗,我们今天认为是“尾巴”的玄言部门其实是诗人的 宗旨地点。 三、“谢庄永明的先声”,一般认为古体诗向近体诗改变的环节是在永明, 本文却认为:谢灵运与谢庄在诗歌对偶、平仄方面的立异是诗歌古近体之变的关 键环节。 四、“诗传谢胱清”,研究者对谢胱“意锐而才弱”的问题历来多有涉及,但 均因未能深究此中“才弱”二字的切当涵义,致使莫衷一是。本文在弄清字义的 根本上,以“意锐”与“才弱”为切入点,通过与谢灵运诗歌的对比,申明二人 在用典与抒情方面的分歧,从而揭示出来齐诗风变化的素质。 2 扬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Abstract It seems that the main sequence of ideas of six dynastiesliterature is as cleafollows:The Metaphysical Discourse Poetry is very popular in DongJin dynawhich lasts almost one hundred years,until new aesthetic preference is promotedthe last stage of DongJin dynasty by Xie Hun and his landscape poems.The Taoschool is at low ebb and the landscape poetry is just in the ascendant in the LiuSdynasty.Although there are some vestiges in Xie Lingyuns poem,the topic of LingyunS poem is landscape.Sheng Yue advanced the rhythm theoretic thafollowed by poets,which contributed a lot tO the harmonious poem.Xie TiaoS pis natural and spontaneous.Its only pity is that the thought is acuminous butacquirement iS weak.The current thesis renewedly discusses this conclusion sefTns to be true and advance a series of brand-n 鲫 v viewpoints,furthgrllqtore,dthe outline of the transformation of Six Dynastieslitterateur,especially,JingSongs and QiS. Thesis is made offour sections besides the introduction. The first section is lifted as)fie Hun and the change of the metaphysdiscourse vogue.When the pIOGeSS of transformation from Metaphysical DiscouPoetry to Landscape Poetry of Jin and Song dynasties is discussed,our predecessoften regard Xie Hun as the trendsettar,Furthermore,People of OUr time fmbelieve that Xie Hun started this transformation by his landscape work.We concludXie Huns flesh and fluent poetic manner helps to dilute the metaphysical discouvogue,but his landscape work does not prominanfly impact in the transformatiometaphysical discourse vogue.Moreover,in the growth history oflandscape poemdoes not have the merit ofbeing a vanguard. The second section is tiffed as Xle Lingyun and 舭 prosperity ofMetaphysic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肮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 Discourse Poetry . Xie Lingyun is always regarded 嬲 the originator of landscape poetry.The current thesis restudies this question on the basis of study on his living background and cultural interest。These viewpoints ale supported as following:Xie Lingyun still write Metaphysical Discourse Poetry.The part of metaphysical discourse is the leitmotiv ofhis poem.which we generally think as a tail-like part. The third section is titled as Xie Zhuang:the forerunner of Yongm 喀 style:It is generally deemed that the crucial change between old style poetry and new style poetry w 裙 happened in the Yongming epoch.However.the standpoint of the current thesis is that the linchpin is the innovation on antithesis and rhythm of poetry that advanced by Xie Lingyun and Xie Tiao. The current thesis explains the difference on literary quotation using and emotion expressing ofXie Tiao and Xie Lingylm,SO expose the essential. The fourth section is titled as it is said that Xie TiaoS poetry is delicate and pure. Times without number,the researcher refers to the pity of Xie Tiao,weak acquirements.However,no one has explained what does this pity meaning,SO that the answer to this question is still conflicting.on the basis of understanding the words,the paper begins with”weak acquirements”and”acuminous thought”,and compare it with Xie LingyunS poem to explain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peoples,thereby, open out the essentlal of vicissitude of the poetry style in Song dynasty and Qi dynasty. 4 扬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导 论 东晋是门阀势力盛极一时的时代,陈郡谢氏与琅琊王氏同是其时第一流门。晋太元八年(公元 383 年),苻坚在完成北方同一后,率百万太军南下,一举攻灭东晋。在这一求助紧急时辰,谢安坐镇地方,运筹帷幄,征讨大都督谢先锋都督谢玄、辅国将军谢琰率领八万北府兵,勇敢奋战,以少胜多,一举了前秦的百万大军。战后谢安、谢石、谢玄、谢琰同日封公,陈郡谢氏的势声望此时已跨越了曾有“王与马共全国”之称的琅琊王氏,成为东晋最显赫族。谢氏家族的地位达到了颠峰。公元 385 年,谢安逝世:公元 399 年恩、 卢循起义,谢氏一门遭到了致命的冲击。此后刘裕得势,并终以禅代建宋政 权,门阀势力逐步式微。但这只是说门阀势力已得到了节制政局的力量不是 说门阀的特殊社会地位曾经丧失。现实上,终南朝之世。门阀势力在当会的 政治、经济、文化糊口中仍然有着庞大的影响力。 中国古文化以汉唐两代为最盛,六朝是其间的过渡期间。六朝在文化上显著的成绩,文学是六朝文化中最具活力的一个构成部门,这一期间以家族位的士族阶级在文学上取得的成就尤为凸起。谢氏家族在六朝时人才辈出,学范畴中构成一个复杂的系统,逯钦立辑校的《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录谢人十四个,钟蝾《诗品》定为上、中、下三品的谢氏诗人七个:江左王、谢族文化的代表,比拟之下,王氏“名胜彬彬。欲过谢氏,而诗不克不及十三”,“纵横文选,而王氏一何寥寥也!谢氏的文学创作,代表了六朝文学的一个高此中尤以谢混、谢灵运、谢惠连、谢庄、谢胱诸人的成绩更为显著;另一方陈郡谢氏作为一个经久不衰的文学集团,它包含着丰硕的文学史讯息,如能摸索,还能够协助我们理清其时文学迁延承递的清晰脉络。 今人遍及对于南朝玄言诗到山川诗的变化具有某种想当然、简单化的阐玄言诗在东晋流行达百年之久,此后“庄老告退,山川方滋”。在很多多少人看玄言到山川的改变过程很是简单齐整,就像“你方唱罢我登场”!好比以改变玄胡应靛:《诗薮》,外编卷二。上海古籍出书社.1958 年,第 150 页。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胱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言风气著称的谢混,虽然只要一两酋未脱玄风的山川诗,竟也成了山川诗的先导, 而对他的那些无关山川、但却真正能涤荡玄风的诗作则不予置评;谢灵运天然成 了“山川诗的开山祖师”,而对“灵运所发,满是《庄》理”1 的现实完全不管,只以 “玄言尾巴”一言以蔽之了事。概况上看起来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但细加推敲, 这些都靠不住。中国诗歌,晋宋之间可谓是一个分水领。文学史原貌是如何的, 不克不及从先入为主的概念出发,必需就作家的作品及保存情况细加推演,以求理解 之怜悯。庶凡可窥此“诗运转关”期间文学变化的全豹。 本文拔取了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跳四人作为研究对象。相对来说,谢灵 运、谢胱历来颇受学界注重,研究较为深切。谢混、谢庄的研究则相对亏弱一些。 这四人糊口年代有必然的时间跨度,每相邻两人卒年间隔时间大致相当,均为二 三十年。他们在其时均是文坛上的分量级人物,谢混是“乌衣之游”的首领,谢 灵运是元嘉诗坛的巨擘,灵运之后,谢庄可谓“独秀”于江东,谢胱“冠乎齐梁”, 是永明诗坛的俊彦。他们的创作活泼地反映了南朝诗歌起承转合的脉络:谢混是 变化东晋诗坛百年玄风的第一人:刘宋是中国诗歌体系体例古近之变的转捩点,谢灵 运、谢庄身逢当时,谢灵运是诗体古今之变的枢纽,谢庄则是上承元嘉、下开“永 明体”的环节;谢胱既是谢氏风华的结穴.又集南朝诗风变化之大成。如许一个 四点一线的布局,既照应到谢灵运、谢胱如许的大师,又不忽略成绩稍逊的谢混、 谢庄;既留意到文学大端的浩浩洪涛,又关心其前导发轫起始时的涓涓细流。以此四 报酬环节点,晋宋齐诗风变化的脉络大致能够勾划出来。 “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无好问《论诗三十首》)。“看似寻常 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苦”(王安石《题张司业诗》)。从谢混的“清浅”、到灵运 的“繁富”、到谢庄的“清雅”、再到谢眺终究写出“全篇似唐人”的“奇章秀旬”, 这是一个螺旋上升的否认之否认,历时一个世纪。萧子显在《南齐书文学传论》 中说:“若无新变,不克不及代雄”。谢家才俊们恰是凭着这种勇于变化、不竭开辟的 精力配合把诗歌艺术推向更完满的境地。 方东树:《昭昧詹言》,卷五,人民文学出书社,1961 年;、第 138 页. 扬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第一章谢混与玄风初革 谢混(?一 412),字叔源,小字益寿,陈郡阳夏人。《隋书经籍志》有集三卷,这些诗早已散佚,现存诗作连同残篇只要五首。谢混在东晋诗坛有很主要的地位,《宋书谢灵运传论》称:“叔源大交太元之气”;檀道鸾也说混是改变其时玄言诗风的第一人:刘勰、钟蝾对他均有评述,钟嵘把他看成改其时诗风的主要人物,并认为谢眺源出于谢混;谢混的山川诗《游西池》被萧选入《文选》。 可是谢混其人尚待进一步研究。关于其诗歌的气概特点,刘勰、钟嵘等阐述颇有差别。而时下贱行的看法是:“直到东晋后期,呈现了谢混《游西池少数集中力量描绘山川景物的诗篇,才起头给玄言氛围覆盖着的士族诗坛带一点新颖的空气。”1 谢混仅是以其山川诗给其时的玄畜诗坛带来新颖空气的吗钟蝾《诗品》在说及谢混诗歌气概时说:“务其清浅,殊得风流媚趣”。这里“清浅”二字归纳综合谢混诗歌的根基特色是很得当的。谢混今存的山川诗以清婉笔触,写时序风景、水色山光,对山川的稠密的审美趣味使它离诗言志的保守经相当遥远。即便像《游西池》结尾处有所言指,但豪情并非浓郁得化不开,不象一般的玄言诗的依靠意味那样生硬,依靠之旨恰似轻风度水,了然无痕,其“清浅”,颇为恰切。另一首《秋夜长》也有山川描写。除了这两首诗,另的三首诗次要是写宴游聚乐之事。嫡亲之乐、伴侣之情,都能娓娓道来,情辞闲,真率天然。这既与其时玄言诗的枯淡乏味有别,与浩繁的应诏应制、赠答还中动辄杜稷恩荣的面貌也完全分歧。谢混诗歌的言语也有本人的特点,很少复的典故、浓艳的辞藻,其山川诗言语浅畅,非关山川的诗作亦是大白平易,话家常,其诗清爽的辞句透出的是浅显的审美趣味,其时人认为“谢混风华为左第一”2,这里的“风华”更多的是指仪容、风标两非才学。钟蝾就说他“才1 游冒恩;《中国文学史》,第一册,人民文学出书社,1963 年,第 311 页。 2 李延寿:《南史》卷十九谢晦传,中华书局,1975 年,第 522 页。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胱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力苦弱”。 题材上无关宏旨,语句中绝少故实,气概清浅,是谢混的诗歌特点;但齐梁 诸评家却按照各自文学观对其诗歌做出了不尽不异的评判:刘勰在《文心雕龙.才。 略》中论及谢混诗歌时说:q 殷仲文之孤兴,谢叔源之闲情,并闭幕辞体,缥渺浮 音,虽滚滚风流,而大浇辞意。”能够说攻讦是很锋利的。而钟嵘的说法倒是“殊 得风流媚趣”。钟蝾对谢混的认识与刘勰的见地颇有相左之处,一褒一贬能够说 是泾渭分明的。这种分歧再连系他们各自的文学主意是很容易理解的:刘勰主意 原道、征圣、宗经。强调文章的社会功用,从这些方面着眼,谢混的山川诗清词 弱质,其余作品或叙嫡亲,或写宴聚,都无兴寄,这明显有违经国不朽之称,着 实难以入其高眼:而钟嵘虽然说也强调诗歌必需有充分的内容和华美的文采,但 在具体的选择时却更垂青文采的一面,“义熙中以谢益寿殷仲文为华绮之冠”(钟 嵘《诗品》),那么钟嵘选举谢混就是很天然的事了。而对单篇作品的评判取台, 萧统和钟嵘也具有差别。萧统选《游西池》入《文选》,当是由于他重视“入耳 之娱”、“顺眼之玩”(萧统《文选序》)。与萧统比拟钟嵘评诗是相当重视诗歌中 的名旬的,但他在《诗晶序》中不采而今脍炙生齿的《游西池》中的“景昃鸣禽 集,水木湛清华”,却标举“叔源离宴”2,列入“篇章之珠泽,文采之邓林”。 钟嵘的取择确实给我们一种避重就轻的感受,但只需稍加推究他的论文尺度,也 不难理解:钟嵘虽不如刘勰那样强调诗歌的内容,但对“兴寄”却并非不注重, 他出格强调“干之以风力,润之以丹采”,强调做到这两条才能“使味之者无极, 闻之者动心”3。这首名为《送二王在领军府集诗》的“离宴”之作写伴侣间的 聚乐离忧,感情比力逼真,“风力”强于《游西池》,而诗中“明窗通朝晖,丝竹 盛萧瑟”等句子,又显示了辞采上的清畅。这与钟蝾情志、辞采兼顾的审美尺度 是相顺应的。钟蝶略过“水木湛清华”而取此篇该当就是这个缘由。 钟嵘:《诗品》。 2 关于“离宴”所指,陈延杰《诗品注》、郭绍虞《中国历代文论选》、徐公持《魏晋文学史》 均认为系指谢混的《送--2E 在领军府集诗》,暂从其说。 钟蝾:《诗品序》。 扬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关于谢混对诗风的变化,前人颇多阐述,也最值得推敲:“至过江,佛盛,故郭璞五言始汇合道家之言而韵之,询及太原孙绰转相祖尚。又加以三辞,而诗骚之体尽矣。询、绰并为一时文宗,自此作者悉体之。至义熙中,谢始改。,,.这里旨定了谢混在改变其时玄言风气方面的开先之功,但并未提混的山川诗,那么谢混以什么来改变诗风的呢?以下的阐述则给我们一些提永嘉时贵黄老,稍尚虚谈。于时篇什,理过其辞,淡乎寡昧。爰及江表,微波尚传,孙绰、许询、桓、庾诸公诗,皆平典似道德论,建安风力尽矣。先是郭景纯用隽上之才,变刨其体。刘越五仗清同 q 之气,同意厥美。然彼众我寡,来能动俗。逮义熙中谢益寿斐然继作。元嘉中.有谢灵运,才高词盛,富艳难踪,固已含跨刘郭,陵轹潘左。。 这是一条常见的材料,一般都把它理解成谢混在山川诗方面开谢灵运之先但细揣文义,这里并未提及诗歌的题材,只是从几位诗人的诗歌分歧于玄言的体风貌着眼,阐述他们对诗风的冲击感化。“谢益寿斐然继作”,他所“继”什么?我们须知刘琨诗多系报国之情,少有山川之态 3,而郭璞以游仙诗出名,以山川诗著称。那么谢混所承继的无非是刘、郭变化诗风的精力。 古代出名诗歌评论家说到谢混变化时风的感化时,并没有提及他的山川为什么今人会认为谢混是以其山川诗作来改变其时的风气呢?良多人对谢品的间接印象来自于他的《游西池》,再联系到稍后“山川诗的大盛”,很容出一个貌似合理的结论:谢混以其山川诗改变了其时的玄风。从理论上说,物成长的初始阶段,所有的可能性城市参与对其将来道路的探索,这浩繁的性也会影晌事物对其将来道路的选择。我们不克不及由于事物最终采纳了某一道误认为这就是当初独一的可能性,而且认为恰是这独一的可能决定了它本身的1 刘义庆《世说新语文学》注引。 2 钟嵘:诗品序》。 3 顾农:《关于刘琨与卢谌的赠答诗》,河北大学学报》,1993 年第 4 期。 4 顾农:《论郭璞游仙诗的自教性,齐鲁学刊》,2001 年第 5 期。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胧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一 9 现。在南朝诗歌内容大端从玄言向山川转化的过程,我们也要避免陷入这种形而 上学的认识。玄言诗理过其辞,淡乎寡味,这是它的弱点。玄言诗的最终衰亡与 标记其特征的这些弱点被逐个降服的过程是统一的。在玄风渐革的过程中,同样 有浩繁的要素参与了对诗歌将来成长走向的探索。这些要素若是有改变玄风的性 质,其意义就该当予以考虑。我们不克不及把玄言向山川改变的这一过程直线化、简 单化。 从谢混现存的诗作看,非关山川之作占一半以上,其“离宴”之篇被钟嵘列 为警励。而《诫族子诗》、《诗》两首记实家族聚乐、伴侣宴游的诗,成为世家大 族风流文雅的光环,为时人所钦羡,后来还被录入野史。我们设想若不是针对这 些诗,而是一多量纯真的山川诗,刘勰所谓的“滚滚风流”中的“风流”二字便 没有了下落。当山川曾经成为诗歌的一大题材时,评家在回首时也不会再单从意 旨上来权衡它们,更不会对某一个山川诗人用“大浇文义”如许的话来评价,比 如对此前的山川诗以及此后谢胱的山川诗,刘勰都不曾从文义方面来攻讦。由此 能够推知,刘勰的这些话该当并非针对谢混的山川诗。 今人说及谢混根除玄言之风的时候为什么偏要抛开他那些无关山川的作品 呢?我们先假定缘由是如许的:虽然其非关山川的诗作有冲击诗风的感化,但他 的山川诗在剔除玄风方面的感化更大,所以论及变化诗风时只说到他的山川诗而 不言其它。然而现实并非如斯。晋宋期间,山川作为一类诗歌题材,有冲击其时 玄言诗风的感化,但就谢混的山川诗来看,这一感化不宜过分强调。谢混诗中写 夜景的那首《秋夜长》已能脱节玄气,但这首诗一贯并不十分为人称道;《游西 池》最初两句“无为牵所思,南荣戒其多”,仍然用庄子典故,玄言的意味仍然 是比力较着的。比拟之下,他的无关山川的几首诗却又是另一番面孔。《诫族子 弟诗》是针对谢灵运、谢晦、谢曜、谢瞻、谢弘微等子侄们而发的: 康乐诞通度,实出名家韵。若加绳染功,剖莹乃琼强。宣明体远识,颖达且 沈隽。若能去方执,穆穆三才顺。阿多标独解,弱冠纂华胤。质胜诫无文,其尚 竺 塑型奎堂堡主兰堡 i 墼又能峻。通远怀清悟,采采标兰讯。直辔鲜不踬,抑用解偏吝。微子基徽尚,无 倦由慕蔺勿轻一篑少。进往必千仞。数子勉之哉,风流由尔振。如不犯所知, 此外无所慎。 身为父辈的作者对成长中的谢家“芝兰玉树”,逐个指出他们的得失,激励他积极朝上进步,有所作为。殷切之情溢于言表,令人动容。虽然说其时的人们多是出对世家风流的追幕来解读和赞扬它的,可是若是我们连系阿谁门阀陵夷,动荡安的时代空气,能够看出谢混这首诗的深衷。 《诗》写叔侄聚会时的嫡亲之乐:“昔为乌衣游,戚戚皆亲蛭。”《送二王在军府集诗》写伴侣萃集后的聚乐离忧:“乐酒辍今辰,离端起明天将来。”这些诗非经国不朽,无涉运柞枯荣,并非“取效风流”的“雅润”之体,刘勰宗经尚古,为谢混诗“大浇文义”,但在我们今天看来,这些诗词浅义实,语淡情真,却 并语义浇漓。它与“理过其辞、淡乎寡味”、“柱下之旨归”、“漆园之义疏”式 的玄诗比拟,自有一番清爽天然的面孔,刘勰“大浇文义”的评判如具体到这 些诗上是并不恰切的。 概而言之,非关山川的这些诗把着意点从保守的庄言佛理、或是庙堂国运移向了日常糊口、寻常感情。这与那些尚带有玄言尾巴的《游西池》式的山川诗比,在根除玄言方面的感化孰轻孰重是很容易看出来的。若是我们此时再审视 一其时诗坛上仍然稠密的玄言风气,对这些诗作在冲击其时玄言诗风方面的作 用就有更清顺的认识,丽以上所引的前贤诸语恰是从这个意义上必定谢混诗歌 变化时的感化的。比拟之下,王夫之《古诗评选,》评价《游西池》说:“太玄 以下浮之习初洗,此得不为玄功乎! 只是皮相之论。 今人偏要说谢混以山川诗根除玄言之风,这里只剩下一个愈加勉强的来由那就是:虽然谢混的非关山川的诗作冲击了其时的玄风,其山川之作在这方面也是完全没有感化,谢混在山川诗的构成上有开先之功,山川诗最终代替玄言诗 王夫之:《古诗评选》,卷五.文化艺术出书社。1997 年,第 199 页。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胱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旦 成为诗坛支流,而“谢混恰是在玄言诗风行的布景下,建构了他在山川诗史上的 里程碑地位~。考虑到他率先写作山川诗,故论贡献时便仅说他的山川诗而不 及其它,因此有了“以山川诗作扭转了其时的玄风”之说。但谢混的山川诗真的 有里程碑的地位吗?其实,只需我们简单回首一下山川诗构成的汗青,当真审视 现存六朝诗歌文本,就会发觉,谢混在山川诗史上具有开创意义的说法并无按照。 山川诗,顾名思义是指写山川景物的诗作,但山川诗并不只写山光水色,名 日“山川”仅举其大端罢了。我们也不克不及认为只需诗中有山川描写就是山川诗了, 至多应是全诗的主体部门是描写山川才能够算作山川诗。同时还要留意作者对所 描写的景物的立场:是将山川本身作为审美对象加以观照,仍是假借山川别有寄 托。前者无疑是山川诗,尔后者则不克不及纳入山川诗的范围。 山川诗的孕育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诗经》中便有不少天然风景的描写,但 是这些描写多起一种比兴的感化,作者着眼点不在景物本身。《楚辞》中的景物 描写成份更多,并且愈加具体细腻,此中虽不乏对实在景物的描绘,但更多的则 是出自想象,并且作者也不是以一种审美的立场对它们加以观照的。虽然如斯, 《楚辞》中山川景物描写成绩颇高,对于后来的影响不成小视。刘勰在《文心雕 龙辨骚》中对这一成绩及影响有如下评述:“论山川则循声而得貌,言节候则 披文而见时。”《物色》中又说:“然屈平能洞监风流之情者,抑亦山河之助乎 IJ, 即《楚辞》之所以能达到上追《诗经》的成绩,超卓的山川景物描写也是一个原 因。总之,《诗经》与《楚辞》中的山川景物描写都不乏形神俱肖之处,具有很 高的艺术成绩,但山川在诗中一直不是作为独立观照的对象呈现的,或是为了烘 托氛围,或是为了引出宗旨。 到了汉代,诗歌中的山川风景描写仍然不少,但山川本身一直没有成为全诗 的宗旨地点。如四皓的《采芝操》开首四句:“皓天嗟嗟,幽谷曲折,树木莫莫, 高山崔嵬。”便满是天然景物的描写,后面则归到归隐之情。汉武帝的《秋风辞》, 郁慧娟:《芝兰玉树山川清音谢氏宗风与山川诗的传承》《阴山学刊》,2001 年第 l 期。 12 扬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也是以写景起,而以抒情结尾。这就是汉诗中山川成份之粗略:多以景语起转入言情,情景关系略同诗经中的比兴。至魏诗歌中的山川成份更多。刘勰在《文雕龙明诗》中阐述“建安之初,五言腾跃”的场合排场时说:“并怜风月,狎池苑,恩荣,叙酣宴。”刘勰在这里把“风月~池苑”、“恩荣”、“酣宴”并举,而不“山、川、原、野”等字,似能够如许理解:起首建安诗人笔下的风景既分歧来田园诗人笔下纯朴的山乡风情,也分歧山川诗人笔下的川野风光,而是带有厚的园林气味的天然景观,所以用“风月”、“池苑”概之;其次,这些风光多 一些宴迎祖送的作品之中,故与“恩荣”、“酣宴”并提。这简直是建安诗歌的一个奇特现象:宴会与看来本无甚联系关系的风光时常在诗人的笔下同时呈现。来士人宴聚苑囿台观,四面轩敞,得方圆川园禽鸟之乐,虽属常情,但建安诗在盘桓衽席之上、傲雅觞豆之间,在觥筹交织、耳热酒酣之际,尚能以山事,确为前代鲜有。由此可见虽然此时诗歌中山川尚未完全脱节对情志的依但人们的审美情趣已起头向山川转移,这就向真正的山川诗迈出了主要一步过其时的人似乎还不习惯纯真以山川为诗,客观山川和“经国不朽”之间似难以跨越的鸿沟,诗言志的保守仍然根深蒂固地影响着诗人的创作取向,但一个文学起头盲目的时代,山川认识在人们的心中日渐成长,从而推进了真义上的山川诗的发生。 西晋时代政治暗中,名流少有全者。他们或归隐以求全身远祸,;或言虚,谈仙论道,借山川以化其郁结。形而上学的兴起促使时人在沉缅于单调思辨时,对有助于悟道的山川予以空前的关心,因而,山川描写比前代更多。左思《招隐诗》颇有山闻风光的描写,张协《杂诗》亦有清爽之景,阮籍、夏候潘岳、陆机、何劭等人诗中的山川成份也良多。这里我们仅取何劭的诗来做察:何劭今存诗五首,此中的一首仅残存两句。还有一首游仙诗,另三首诗景物描写。兹将此中写景的诗句摘录如下: 嵩崖岩岩,大水汤汤。春风动衿,归雁和鸣。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跳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旦《洛水祖王公应诏诗》 暮春忽复来,和风与节俱。俯临清泉涌,仰观嘉木敷。 《赠张华诗》 秋风乘夕起,明月照高树。闲房来清气,广庭发晖素。 《杂诗》 这些景物描写都十分逼真可感。刘勰说:“扬、班之伦,曹,刘以下,图状山 JIl, 影写云物,莫不织综比义,以敷其华,惊听回视,以此效绩。”1 但他们模山范 水,写景状物,全都未能脱节“拟容取心”的意旨。正如黄子云《野鸿诗的》说 的“《三百篇》下迄汉、魏、晋,言情之作居多,虽有鸟兽草木,藉以兴比,非 仅描绘物象罢了。”2 即景物是为情志办事的,山川风景并未取得独立的地位。 完全意义上的山川诗发生于东晋。起首值得我们留意的是东晋之初的庾阐。 他的诗今存二十首,此中《三月三日诗》、《观石鼓诗》、《登楚山诗》、《衡山诗》、 《江都遇风诗》、《采药诗》均是以山川描写为主,今举其《三月三日诗》为例:暮春濯清汜,游鳞泳一壑。高泉吐东岑,回澜自净泶。临川叠曲流,丰林映绿 薄。轻舟沈飞觞,鼓}i}观鱼跃。 诗中尚可见强为对仗的踪迹,显示出晚期山川诗的笨拙。但全诗已洗净玄言仅及 山川,别无其他,辞采清畅,逸兴可玩。此外他还有一组游仙诗,共十首,虽言 游仙,而以景物描写为主。山灵水秀,清鉴可儿。他的山川之作可作为阿谁时代 山川诗成长的一面镜子,使我们在山川诗成长上良多恍惚的认识变得清晰。范文 澜认为“写山川之诗起自东晋初庾阐诸人”3,仍是相当有事理的。 永和九年(公元 358 年)的兰亭雅集,是山川诗成长史上的一大盛事。它既1 刘勰:《文心雕龙比兴扎 2 黄子云:《野鸿诗的》,丁福保辑《清诗线 范文澜:文心雕龙注》。人民文学出书社 1958 年。第 92页 !! 塑丛盔堂堡主堂堡笙苎 是其时山川认识的集中表现,也是对山川诗成长程度的一次大查验。此次会议共 得五言诗二十三首,四吉诗十四首,此中不乏山川佳作: 肆眺崇阿,寓目高林。青萝翳蚰。修竹冠岑。谷流清响,条鼓鸣音。玄烤吐 润,霏雾成阴。 司冥卷阴旗,旬芒舒阳旌。灵液被九区,光电扇鲜荣。碧林辉英翠,红葩擢 新茎。翔禽抚翰游,胯鳞跃清泠。 这是谢混的从祖谢万在兰亭会议上所作的两首诗,完全写山』景物,别无其它, 山川在这里成了独一的配角。它表现了从玄言中走出的山川诗的根基风貌。这些 诗歌都无愧于“山川有清音”(左思《招隐诗》)的称呼,我们又有什么来由认为 东晋末的谢混才是山川诗的开辟者呢? 综上所述,能够得出结论:虽说谢混在变化玄言诗风方面起到了必然的感化, 但他无论若何也不是纯真以其山川诗来变化时风的。谈到文学史上的谢混,我们 更该当留意的是他清爽浅畅的诗风对玄言风气的消解感化,而不是仅仅盯住被 《游西池》定格了的山川诗,并且在山川诗的成长史上,谢混并无开先之功。 孙绰、许询是谢混之前的玄言诗的代表,与他们比拟,谢混诗中的玄言成份 曾经相当少了,但谢混终究糊口在玄言流行的空气中,他不成能完全离开其时的风气。萧子显说“仲文玄气,犹不尽除;谢混情新。得名未盛”1。这里将谢混、殷仲文并提,能够当前后互文来看。所当前人也把谢混、殷仲文一路看作为玄言诗成长第三阶段的代表人物 2。 玄风在谢混时代仍然流行,玄言诗在艺术上也还远没有走向成熟,加之新的山川因子的渗入也给它供给了继续发展的契机。在此布景下,最初使玄言诗走向颠峰并因而而终究消歇的是以山川入玄言的伟大诗人谢灵运。 1 萧予显:南齐书》卷五十二(文学传》,中华书局,1972 年,第 908页。 2陈顺智、张俊:《东晋玄言诗成长述略一东晋玄亩诗研究之一》,《武汉大学学报》,200] 年第 2 期。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眺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旦 第二章谢灵运与玄言诗的大盛 谢灵运是六朝诗坛巨擘,其诗歌的内容和形式在中国诗歌成长史上都有主要 的标记意义。 虽然说中国的山川诗渊源遥远,但谢灵运历来被奉为开山祖师。千百年来,人们 一方面赞誉其精彩的山川描写,另一方面却对此中的“玄言尾巴”暗示可惜。谢 灵运诗歌中的玄言佛理真的只是一条累赘的尾巴吗?完全不是!我们认为谢灵运 诗中的那些玄言成份乃是作者的宗旨,并不是一条多余的尾巴。在谢灵运那里, 他一直不是为了写山川诗,关怀山川只是为了体玄悟道,他仍然在写他的玄言诗 虽然他的玄言诗统一股的玄言诗曾经有良多的分歧。 要科学界定谢灵运诗的性质,起首要领会其时的思惟布景。魏晋南北朝的社 会思惟颇为纷繁,这里起首要说到的是形而上学。形而上学的焦点是老庄学说,它始盛于 曹魏末年,在两晋时成为思惟界最为风行的学说。形而上学而外佛学也是魏晋南北朝 主要的社会思惟,它于两汉之际传入,很长时间内不断影响不大,直到东晋期间, 才以迅猛的势头成长起来。东晋之世,佛法深切中汉文化,此际的形而上学名家多“服 膺佛乘,几乎冲破了形而上学之藩篱~。释教的唯心主义思惟系统与老庄学说有相 通之处,此时的佛学与形而上学相辅而行,和尚参与清谈,士子研究佛理,成为一时 风气。这一过程既是佛学对形而上学的渗入,亦是形而上学对佛学的消化,所以“魏晋时 代的佛学也能够说是形而上学。”2 这也恰是谢灵运身上表现出来的形而上学的内涵。 刘勰《文心雕龙明诗篇》说:“宋初文咏,体有因革。庄老告退,而山川 方滋。”。这是我们今天认定谢灵运诗歌为山川诗的一个主要参考。对于这句话, 汤用彤先生说:“老庄告退,山川方滋,而此其实就诗之内容言。夫富于老庄 辞趣之诗自在于溺于玄风,而谢灵运之颐情山川,亦何尝非清谈之表示?” 1 汤用彤:《魏晋形而上学论稿》,上海古籍出书杜,2001 年,第 17 页。 2 汤用彤:《魏晋形而上学论稿》,上海古籍出书社,2001 年,第 120 页。 3 刘勰:《文心雕龙明诗》。 4 汤用彤:《魏晋形而上学论稿》,上海古籍出书社,2001 年。第 195 页. 堑 扬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也就是说谢灵运诗的内容不乏山川描写,但意旨仍然系乎玄思。缪锇先生说的更进一步: 世徒以工于山川称谢(灵运)诗者,犹皮相之论。刘勰谓谢诗庄老告退, 而山川方滋亦非知言。盖谢氏诗中,庄老不单未告退,并可谓以庄老入诗到此 始成功。谢氏不空言佛理,而融化于模山范水之中,此其所以精湛华妙,如初 发芙蓉,天然可爱,而胜于孙许之淡乎寡味。1 近来,学者也撰文就刘勰“庄老告退,而山川方滋”的说法暗示贰言,认此时“山川方滋,但庄老并未告退”2,这就与汤、缪二家所说不约而合。 谢灵运终身处在玄言风气的浸习之中,他的着意点仍然未脱玄理与其糊口景是亲近相关的。谢灵运之前,玄言诗曾经在东晋风行了很长时间,《宋书灵运传论》说: 有晋中兴.玄风独振.为学穷于柱下,博物止于七篇,奔驰文词,义殚乎此。 自建武暨于义熙,历载将百,虽比响联词,波属云委,莫不寄言上德,托意玄珠, 道丽之词,无闻焉耳。 整个东晋的诗坛能够说是在玄风覆盖下的,谢灵运生于公元 385 年,义熙(公 元 418 年)他曾经三十四岁了。他终身的四分之三的时间糊口在“溺乎风、嗤 笑徇务之志、崇盛亡机之谈”3 的东晋。 宗尚玄风不断是陈郡谢氏的保守。两晋之际,玄风昌炽,谢鲲因之成为谢代表人物,其人“通筒有高识,不修威仪,好老易,能歌善鼓琴。 谢鲲多任放达之举,如因调戏邻女,被人家用织布的梭子打落两颗门牙,时人笑谓:t 一:堡墼:.《六朝五言诗之流变》,诗词散论》,上海古籍出书社,1982年,第1516页。 葛晓音:《山川方滋庄老未退》,学术月刊》1985 年第 2 期。 3 刘勰:《文心雕龙明诗》。 房玄龄:晋书卷四十九谢鲲传,中华书局。1974 年,第 1377 页。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跳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旦 达不已,幼舆折齿”,他听了却满不在乎地说:“犹不废我啸歌。”南渡后,他“每 与毕卓、王尼、阮放、羊曼、桓彝、阮孚等纵酒”,时谓“八达”。后来谢安说谢 鲲“若遇七贤,必把臂入林~。谢鲲的言行铸就了谢氏家声的基调,谢家后辈多 分歧程度地沿袭这一保守。东晋中期,谢鲲子谢尚、侄谢安、谢奕、谢万等虽然 全面走向政治舞台,但他们仍然秉承其先人的名流风尚,此中又以“雅人深致”2 的 谢安最为显著。谢安曾“居住会稽,与王羲之及高阳许询、桑门支遁游处,出则 渔弋山川,入则言咏属文,无处世意”3。更宝贵的是谢安很注重名流家风的承 传,他隐居东山期间,细心教育予侄,留下了很多令人神往的故事。因为谢安的 标举,形而上学保守在谢家代代宗尚,历整个南朝而不衰。“博而无检”4 的谢灵运身 上明显地表现了其家族的这一风尚。 “灵运幼便颖慧”,“少勤学、博览群书一,他在《山居赋》注中称本人“弱 龄奉之事”,可见他从少小就起头接管形而上学浸染,他成年对后对 佛家表示出由衷的热情与灵运的释教情结深挚,他与一些名僧如慧 远、慧琳、昙隆等多有情谊。“慧弘远师净能够说是构成中国释教 的线 谢灵运对慧远法师极为爱崇,与慧远“及一服”7。 慧远也很垂青谢灵运,义熙九年在庐山立台图佛影,派人特地从庐山赶到京作铭。慧远身后,谢灵运又为之撰诔。谢灵运与佛界闻人不只多有情谊, 并且相与切旨之精湛令人叹服。这里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为支撑道生 而作的《辩宗论》。道生首倡说,此时《涅篥经》尚未完全译出, 此说无征,被释教徒们群起攻击。《辨宗论》同,折中以新论道士 (道生)之说,则在中国中古思惟史上显示一极主要之现实”8的 1 刘 义 庆 : 《 世 说 新 语 赏誉》。 2 刘义庆:《世说新语文学》。 3 房玄龄:《晋书》卷七十九《谢安传》,中华书局,1974 年,第 2072 页。 4 沈约:《宋书》卷五十八《谢弘微传》,中华书局,1974 年,第 1591 页。 5 沈约:《宋书》卷六十七《谢灵运传》,中华书局,1974 年,第 1743 页。 5 南怀瑾:《中国释教成长史略》,复旦大学出书社,1996 年,第 76 页。 7 释慧皎:《高僧传》,中华书局,1992 年,第 221页。 8 汤用彤:《魏晋形而上学论稿》,上海古籍出书社,2001 年,第 103页。 扬卅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佛经有《金刚般若经注》及《大般涅椠经》等。至于日常平凡写的佛偈颂赞则是不列举。同时他还自筑精舍,与众法师切磋经义,及至广州被收,还将本人的美舍作祗洹寺维摩诘胡须。他对佛能够说是虔心神驰并身体力行的!谢灵运精湛佛理,更在作品中大倡其道。皎然说:“康乐公早岁能文,性颖神澈。及通内典心地更精,故所做诗,发皆造极。得非空王之助邪?”1 宗尚形而上学是谢氏的家风但灵运骨子里仍然没有完全背弃礼制,现实上谢氏家族不断是外宗玄风,内修法的。鲁迅先生所说的:“晋以来的名人,每一小我总有三种小玩意,一是《语》和《孝经》,二是《老子》,三是《维摩诘经》。”2 灵运身上也表示出这种点,反映在创作中就是普遍地援引《老》、《庄》、《易》、《论语》和释教典故。过各类思惟在谢灵运身上及其诗中并非同样的凸起,在他看来《老》、《庄》二“最有理”(谢灵运《山居赋》自注),灵运诗中形而上学的气味也最浓,“看来康乐 得力一部庄理。其于此书,用功甚深,兼熟郭注。前人有一部得力书,终身用 不穷,尺捶也。观康乐之所言,即其所润涅禁经也,故当非余人所及 。灵 是阿谁时代最为惹人瞩目的形而上学名家之一。他的叔叔谢混曾如许奖饰他:“康 诞通度,实出名家韵”(谢混《戒族子诗》)。灵运不成能割断与玄言佛理的系,不管今人若何阐释他的“山川诗”在涤荡玄风中的感化,现实上都不成能他来变化其时诗坛上的玄言风气。 玄言诗就它特殊的界定寄义来说,乃指发生于东晋期间,并在作品两头大敷陈形而上学义理,致使形成其内容与其时风行的清谈混同莫分的诗歌。玄言诗大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的玄言诗,一味申诉老庄佛理,缺乏抽象感,因此单调无味孙绰、许询的玄言诗次要是这种形态:另一类则玄言杂揉山川,借山川抽象体悟道,分析玄理,谢灵运的玄言诗无疑是属于后一类:通过对山川的赏识体悟到一种主客相融、回弃世然的境地,并以此印证天然的大化之道。谢灵运不是燥地说教,而是在其诗中更多地贯注了玄言的精力气韵。缪钺先生认为玄言诗到 1 皎然:《诗式文章主旨》,何文焕辑《历代诗线 鲁迅:《淮风月谈吃教》,《全集鲁迅》,第五卷,人民文学出书社,1981 年,第 3】0 页。3 方东树:《昭昧詹盲,卷五,人民文学出书社。1961 年,第 139页。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彤 8 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竺 此始成功,非为虚言。 谢灵运是真正的形而上学名家,他对形而上学造诣深挚,对此中的名理境地亦是真心 神驰,这是谢灵运的玄言诗意韵超绝的主要缘由。六朝时良多人奢谈玄理只是为 了点缀门面,以此表示本人不以世事婴心的高蹈风标。谢灵运晚年未必尽能免俗, 但跟着晋宋易代,家运渐微,本人也迭遭冲击,济世之情转冷,全身之意渐浓, 他就真的把玄言、佛理当成了本人的精力支柱了。“虑淡物自轻,意惬理无违” (《石壁精舍还湖中作》):“居常以待终,处顺故放置”(《登石门最高顶》),谢灵 运的玄言诗就如许天然而然地发生了。 然而不断以来谢灵运的玄言诗很少获得客观的评价,好比由于谢灵运没有像陶 渊明那样最终和宦途绝裂,就否认他的玄思佛理,认为他是言不由衷。这一概念自 古及今,代有所闻,最有市场。宋人就说他“心语相违”1,连清人方东树也说: 晋宋人好谈名理,不出老、庄、小品,故以此等为至道所止,每以此入诗为 精旨,而康乐似所得为深。然康乐自许早能成佛,而行身博而无检,奢泰纵恣, 多愆札度,有取死之法,与其所言皆不该实,何在其能缮性也?得道不可,咎殃 立至,卒以杀身,由其自掇,非真能晓得者。晓得则必能践行。观康乐持操,殆 2 亦所谓喜怒失位,居处无常,思虑不自得,中道不成章,何暇安其人命之一睛者 1 方东树是较能理解灵运的人之一,可在这个问题上仍是采纳了简单的阐发。直到 今天我们的教科书仍是如许说谢灵运:“志深轩冕,而泛咏皋壤;心缠机务,而 虚述人外”3。这些说法并不客观,谢灵运的终身都被卷在政治的旋涡中,致使 跋前疐后、不得善终,“感深操不固,质弱易版缠”(《还旧园作见颜范二中书》) 只是一方面的缘由,我们更要理解他的不得已,张溥说: 1 葛立方:《韵语阳秋》,卷八,何文焕辑《历代诗线 方东树:《昭昧詹言》,卷五.人民文学出书社,1961 年,第 147148页。 20 扬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以衣冠世族,公侯才子,欲屈强新朝,送龄丘壑,势诫难之. 《山居赋》 云:废张左,寻台皓,致在取饰去索。宅心若此,何异《秋水》、《齐物》?诗冠 2 江左,世推富艳,以予观之,吐言天拔,政繇素心独绝耳 1 于载而下能对谢灵运抱有如斯“理解之怜悯”的人真是太少了!灵运有自已的误,他没有能从政治的旋涡中急流勇退,但有几小我能体味到作为“衣冠世族的他面对的矛盾?他有太多的不得丽已!然面他是真正有一颗“素心”的人灵运对于玄理体悟深透,真心神驰,那些今天人们仍然看作“尾巴”的玄言佛是诗人生射中不克不及割舍的一部门。 今天我们不喜好孙绰、许询等人的玄言诗,次要的缘由不是玄言不克不及够入诗, 是他们本人理解体味本来就不深,只一味拿来说教,我们当然会感觉单调乏昧 了。“目送归鸿,手挥五弦”(嵇康《送秀才入军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 时”(王维《终南别业》) 如许的诗之所以总让我们悠然遥想,那是由于“中有真意”(陶渊明《喝酒》),而这种“真意”又是发自作者的心里,灵运的佳作亦得此妙境,这是他的玄言诗跨越与孙绰、许询的次要缘由。刘熙载说得好:“陶谢用理语各有胜境。钟嵘《诗品》称孙绰、许询、桓、庾诸公诗,皆平典似道德论。此由乏理趣耳,夫岂尚理之过哉!”2 谢灵运之所以能在孙、许之后,以其玄言诗“含跨刘、郭,陵轹潘、左”,一个主要缘由是他大量地援山川入玄言,这些“尚巧似”的山川刻划,在我们今天看来是纯真地为了表示山川之美,但对于作者,却只是“以玄对山川”罢了,。 整个东晋,山川不断为文人雅士所钟情,能赏识山川被看作是与谈玄论道一样 荣的事。孙绰嘲讽人的时候就说:“此子神气都不关山川,而能作文?“名流们喜山乐水,顾恺之曾为谢鲲画像,在四周画上了层叠的云山石树,且云:“此 1 张溥著,殷盂伦注:《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辞注谢康乐集题辞》,人民文学出书社,19年,第 169 页。 :刘熙载:艺概诗概》,郭绍虞编选《清诗话续编》,上海古籍出书社,1983 年,第 2422 页4 刘义庆《世说新语容止》引。 刘义庆:世说新语赏誉》。 徐明英;谢混、谢灵运、谢庄、谢胱与东晋南朝文学变化 一 21子宣置丘壑中 。因为这种风气的影响,东晋初风行的玄言诗里也起头呈现一 些山川诗句,作为形而上学名理的印证或点缀。东晋一代名流爱山川还和其时释教的 昌隆相关,因为和尚栖隐山林,所以他们比常人更易于体昧山水林泉之美。故而 不乏有和尚将其形诸歌咏诗章者,如慧远等人。在其时佛学昌盛的社会前提下, 这一风气更易影响到其时的文入名流。人们钟情山川,背后还有着系统的形而上学理 论的支撑。这里最值得提到的是名僧支遁(314366)的《即色游玄论》。支遁 是中国释教史上屈指可数的高僧之一,“时代的空气铸就了他名僧与名流的双重 人格,他在佛学、庄学方面的造诣和清谈名人的风神使他成六家七宗中最受 名流倾心和接待的人。”2 他的《即色游玄论》倡言“色赋性即空,则即有色吾亦 知其为空,故可即色而游玄矣。”3 支遁的理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极有影响,与谢 灵运同时的宗炳在《画山川序》中称:“夫圣人以神法道,而贤者通:山川以形 媚道,而仁者乐,不亦几乎!”认为山川能够其具体的形、以其美...

  成功点赞+1

  全文阅读已竣事,若是下载本文需要利用

http://wordnverse.com/xz/308/
上一篇:月赋 下一篇:被世人称“大小谢”的两位诗人分别是()A谢混谢琰B谢灵运谢朓C谢

报名参赛